顾枫-trancy

旧日余晖【番外】

番外

【过节了发点糖~上次感冒发烧停更,到最近准备期末,还有作品什么的太忙了~给大家道个歉,等我过两天考完试就没事了。撒糖~新年快乐啊~就是日常向~我觉得他们日常很萌的~】

 

结界已破,一切也都有了了结。

夏冬青干脆就带着灵力枯竭的赵吏回了别墅。

哦,不。不是夏冬青,或者应该叫蚩尤大人。又和只知道生孩子野心勃勃的蚩尤不大一样。

这个人,虽然那双眼睛还是和兔子一样,但气质却大有不同,倒像是世间美好的集合体,温柔里也不乏上位者的威严……

 

抱着已然昏倒的赵吏回了车上,勾了勾嘴角,像是埋怨眼前人这死沉的身体让他如此费力,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侧腰,开车回去了。

“哎哟……嘶。我说青子,能不能轻点?我这腰都快要让你给颠折了。”

“哈,醒了?正好到了。”冬青笑了笑,倒是把刹车的力道放缓了些。

“我抱你?”狡黠的笑了笑,带着些许看热闹的意思。

“得,劳驾少爷您扶我一把就行。”撑起身子都有些费力的人倒是服了软。

 

一进门,俩人就被屋里浓浓的年味包围。

久违的温暖。

“哎呦我的祖宗诶,可回来了。我这一人儿在厨房快忙死了!”小白急红了眼窜了过来。

“诶,让他休息休息,我跟你去吧。”不动声色的挡住了要把人拉走的兔爪,把赵吏舒服的安顿在沙发那,一边往厨房走一边思考,今晚是不是可以加道红烧兔腿。

玄女和翡翠听见动静就出来了,不过一直在楼上看着。

没错过楼上那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。“你们俩再不下来,晚上没你们饭吃!胖子跟小婉呢?”

“他们俩今天忙,开会还没回来,说是晚点回,肯定能赶上吃饭。皇后娘娘您身子虚,好生歇着。臣妾这就去帮皇上分忧~”还不忘打趣赵吏一句,就拉着翡翠也去了厨房。

身体还没恢复过来,人也有些困倦。没了闹腾的噪音,意识也沉了下去。

“吏吏?吏吏?”

“嗯~”半梦半醒间,黏糊糊的哼了一声。

“吏吏,你先等会睡。吃点元宵垫垫肚子,离吃饭还有一阵呢,晚上他们回来,可有得闹腾。”柔声哄着蜷在沙发里的一团,冬青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幕。

“什么馅的?”赵吏脖子一仰,不满的嘟着嘴,倒是……异常可爱。

“芝麻,百果。”热腾腾的白团在碗里,香气溢满了客厅。

“哼╭(╯^╰)╮不吃!我不要吃甜的!我要吃山楂!”两个人倒是都很享受彼此带来的小情趣,也不说破,一个愿意哄着,另一个也愿意暂时放下些许自尊一起玩这游戏。

不过就是苦了围观的人……

“不是,我说你们一个两个的在这腻歪什么啊,留我们在这儿累死累活……不是,赵吏,不是我都不稀得说你,你说你这岁数也小一万年了,你特么在这撒个屁的娇啊……”小白也终于受不了,拎着锅铲就出来找人算账。

冬青皱了皱眉,回头问了句:“娅和翡翠不是在呢?”赵吏破天荒没和小白对怼,给了他一记白眼,继续闭眼休息了。

“那俩姑奶奶在厨房不就是个摆设?!”在冬青的暗示下,小白也没多说什么,留了赵吏在客厅休息,两个人进了厨房,倒是把翡翠和娅换了出来。

“赵吏,你还行不行?”娅板了脸,确实有些担忧。

“灵力全没了,灵魂碎了一小半。还行吧……”赵吏合着眼无所谓的说着目前糟糕的情况。

“唉……我真不知道该说你看得开,还是……”一起生活了那么久,娅既然还能留下,肯定不能说一点感情也无……某种意义上,他们三个已经是一体的了。

“得,先上楼吧。”像是不想看娅那副伤感,抬抬手,示意人拉自己上去。

身体一轻,赵吏发现自己……被公主抱上楼了……

“我去……你这……”有些惊讶,不过他现在确实没力气走,也就受着了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直到晚上吃饭,娅和翡翠才和赵吏一起下楼。

端着菜的冬青回头瞟了一眼,嗯,脸色比下午回来时好了不少,似乎也能自己走了。好的太快,自己可能听不到那粘人的声音了,倒是可惜。

“吏哥~~~~”正想着,比下午更粘人的声音就出现了,不过……可能有些反效果。

几个人瞬间捂着嘴跑开了,小白差点背过气去。赵吏一脸嫌弃,看人要扑过来,拿手一指,眼睛一瞪,竟让周晓辉自己怂了。

“嘿嘿嘿,吏哥~俺这不是太想你了嘛!”一个大块头在那扭来扭去的场面,实在是……太过不堪入目。

“你给我老实着!不然一会别上桌,给我回冥界呆着去!”吓唬了一下周晓辉,其实也不会对他如何。

“嘿嘿,不了不了。”周晓辉看了一眼丰盛的饭菜,吞了吞口水。“哦对了,吏哥,木兰姐让我把这个给你,她最近正忙,没法来。”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,隐隐有些许药香。

“呵~还是木兰贴心~”伸手接过放了起来,“吃饭吧。”

 

周晓辉坐下就想吃,像个饿死鬼似的,小婉倒是拍了他一下,率先举起杯,“吏哥,这一年,多亏了你,我和晓辉哥才有今天,你们不在,我们连年都过不好……我希望,咱们能一直这么生活下去,不管是十年,二十年……还是……这儿就是我们的家!吏哥,冬青,欢迎回家!家里有人,不管是谁……咱们都得,回家看看……”小婉说着,掉起了眼泪。

娅看了赵吏一眼,“不走了吧?”声音很轻,但是所有人都等着这句回应。

冬青握住了赵吏的手,赵吏没看他,低头笑了。“不走了!”

“看你,哭什么!今儿是团圆的日子,来,过去的事咱都不提了!干了这杯,就是个新的开始。过年了,咱们这不都回家了嘛!”

所有人相视一笑,回家了,真好!

“新年快乐!”

 

 

 

【有没有肉看我有没有时间吧~小甜饼希望大家吃的愉快~】


旧日余晖【二】渡之音(上)

渡之音(上)
被亲戚折磨的我,还是来更新了。
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这一章的过度好难啊。
你们可能会觉得冬青的情绪不太正常。
以后你们就知道了。
嗯,我都不知道自己站的什么cp系列。
【嗯,看的小宝贝儿们冒个泡呗~】





夏冬青再次睁开眼睛,他已经和茶茶出现在山野之中。他们在一片空地上,侧面不远有座矮山,四周树木环绕。不过看样子是在秋冬时节,叶子已经要掉光了,林中只剩下几颗深冬的植物还泛着黛色。
天气略有些阴沉,可是茶茶却不怎么在乎,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十分享受。
“赵吏呢!”冬青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失了一人,出声问道。
“这个阵法,本来就是以赵吏为媒介的,现在应该是回到自己本体中了吧。呵,我还以为她们有多大的手笔,看来还原的也有限啊,不然我现在应该在冥界。若不是结界大小有限的话……难道这就是要我们看的?……她们到底打着什么算盘?”茶茶回了冬青一句,就自己念叨着走到了一棵枯树旁,伸出手去触碰。
然而不知是带着手套的影响还是怎的,茶茶的手直接穿过了那段树枝。她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,又摘掉手套,再次触碰,甚至指尖泛着灵力的冷光,连带着手掌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。
尽管如此,她的手也不过是受到些许的阻力,便再次穿枝而过。
“哼,看来我得收回刚才那句话,这次你们确实下了血本。”茶茶像天上瞥了一眼,转身唤了冬青一声,“我们现在虽然在这个时空,不过不能对这里的一切做出任何影响,也就是说,我们只能看。你发现了嘛,我们连温度都感觉不到,这里应该很冷的。”
“那,那我们怎么办啊?赵吏会不会出事?”冬青似是明白了一些,略有担忧。
“他不出事才奇怪。走吧,我们应该很快就能遇到他了。”
果然,她们随便选了个方向,没走多远,就遇到了一个村落,村民都穿着古代的衣物。冬青本来想上前打听,茶茶拦住了他,“他们看不见我们。”
“那,我们现在,就和鬼魂一样了?”
“不,只要有些法力,鬼混就能被看见,或者是阴阳眼,但是我们身处另一个时空,任何人都看不到。”看着冬青一脸不解,茶茶又耐心解释了一遍“就像你看电影一样,荧幕里的人是看不到你的。可是你却知道他们的事情。”
冬青点点头。突然指着前面一个戴发僧人叫到:“赵吏!”
“走!我们跟上去。”茶茶拉着冬青快步跟了上去。
“这位施主,贫僧法号济清,途经此地,不知……”那和尚样貌与赵吏一般无二,双手合十深施了一礼,只是话还未说完,便被打断。
“去去去,哪来的假和尚,就是真的也没东西给你。大师啊,你看这兵荒马乱的,蛮子不定什么时候就打过来,哪有吃的给你。我劝您啊,找个好心的土财主家试试,要么就去个香火旺的寺里,也比在我们这儿强不是,我这儿,对不住您了。”说罢也不管济清作何反应,便关上了门。
冬青二人看着赵吏走了十余家皆是如此,不免有些不忿,小声嘟囔了几句,茶茶也不理他。
济清摇了摇头,看天色不早,也就不再坚持,出了村落寻了处离村落不远的僻静之地,似是要露宿于此。
只见他双足一点,一转身便飘落在了树上,又惹得冬青几声惊叹。
夜渐渐深了,赵吏也睡着了,只是睡得不甚安稳,最后被惊醒时整个人都充斥着戾气,就连睡在树下的冬青都被诡异的气氛惊醒。
茶茶在树上荡着,远处传来些许马蹄声,“冬青,你听。要死人了~”就像个可爱的小姑娘发现了好玩的东西,好奇的望着村落里传来火光。
赵吏的意识也被拉回现实,但是并没有急于救人,只是坐在树上,静静的念经。伴着火光和惨叫声的经文似是失了静心的作用,放生咒愈念愈快……冬青终于受不了这种心灵上的煎熬,冲进了村落。茶茶没有拦他,过了好一阵,冬青才失魂落魄地回来。他什么都做不了……他碰不到人,碰不到物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被那些蛮夷屠戮,被火焰吞噬……而他,安然无恙……
最后,冬青也只能麻木的坐在树下,静静的流着泪。
直到,天边刚有一缕亮色,村中的声音才沉寂下来,烧了一夜的火也渐渐熄灭。赵吏才悄然落到冬青面前。
许是看见了飘落的青衫,冬青回过神,但眼神里却透露出恨意。
为什么!你不是个和尚吗!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!为什么你不救他们!就因为他们不肯收留你,就因为他们骂了你?你怎么能这么狠!!
他怨着,却没在意赵吏虚浮的脚步……
“夏冬青……你有什么资格怨他,你自己过去看看……”茶茶冷眼看着,漠然的走着。
擦了擦眼泪,他快步跟了上去,其实他就是想看看,赵吏究竟想做什么。他觉得赵吏真的心理阴暗惯了,要是真的做出什么事,他绝对……
济清经过了血液凝成的小河……路过了残破的尸身和吃剩下的人骨……走过了仅剩的断壁残垣……
最后,坐在了村子中间的地上……
济清脸上还挂着泪痕,双手合十,调动自身灵力。
南无妙法莲华经!
他在超度这些人,趁着天还未亮……
金色的灵力包围了整个村子,村民的灵魂出现了,一朵莲花在济清座下盛开,可四周的怨气有如实质,和佛光对抗着。
济清的脸色愈发的苍白,可是他没有放弃,灵力聚成的花瓣被怨气腐蚀,一瓣一瓣的凋谢……佛光若隐若现,花瓣也所剩无几……佛经颂完,超度还是没有结束,可是赵吏快坚持不住了……
他逆转了灵力,将其收回体内……
“一时的好心……”冬青低语道。
“你看……”茶茶出声提醒。
灵魂残存的怨气都被赵吏吸入体内……
“南无。”随着合十的双手,佛光激荡……
天亮了……超度,成功了。


旧日余晖【一】交错的梦(下)

一、交错的梦(下)


吏吏刚刚出现,我私人是很喜欢第二季吏吏在酒吧那个造型的,所以就这么用了。
所谓爱他就要让他受,爱他就要虐他。
我就这么站了ALL吏。定了自己后妈的位置。
明天就是第一个故事,因为时空的问题,所以不会按时间顺序经历。
但是第一个可能是最虐吏吏的一章吧。

我话唠,所以写文也是说的话比较多的。文笔有限,不知能否还原出大家心里的角色形象。
感觉按照原剧我文里的cp不少来着。
喜欢的可以催更鼓励我哦~么么哒~




正文


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我……我想回家,小亚还在家等着我呢。”
“你是说!你不止杀了赵吏,还和玄女有了孩子!!!?”四周的墙壁立刻被冰封,比起上次隔着电视,显然这次茶茶的怒火更甚。不过,似是想到了什么,她又坐下来,冰雪也渐渐融化,茶茶淡淡地撇了他一眼,“那现在……你真是活该……”
茶茶眼里充满了同情,但她看着冬青像是看着比蝼蚁还不如的东西一般,走到冬青身边,两只手轻轻的拂过冬青的脸颊,在他耳边吹着气,“你……穿越过时空。”他全身的毛孔都颤抖了一下,这件事,冥王不应该知道!
“哈哈哈~你的味道……瞒不住我。”她踱到冬青身后,单手爱抚着他的脖子,然而冬青却是全身僵硬,仿佛置身冰窖……那是来自灵魂的战栗!虽然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有没有灵魂。
“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……你以为这是梦境……你在这里迷失……很快……你就会忘记结局……忘记曾经发生的一切……回到过去……然后!“她的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“悲,剧,重,演!”一字一顿,告诉他将会经历的结局。
“穿越时间是禁术,不是因为它能改变未来,命运,是定好的。永远不会改变……而你,只能一次次看他发生,却什么……都做不了……”冬青痛苦地想抓住什么,而茶茶猛然握住了那只苍白的手!“你想留住一些东西可你什么都抓不住,你只能在时间里挣扎沉沦,你以为自己能改变结局,可命运只会走向它既定的轨道,你想挽回的永远也留不住,你想改变的也永远改变不了!该死的人还是要死去,而活着的人只会更痛苦的生活,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结局!”茶茶越说越快,“因为!”她突然一下拍在冬青的肩上“你这颗贪婪的心。”
屋子里很安静,安静到整个屋子都充斥着一个人略带急促地呼吸声。
茶茶俯下身,“你们总是想得到一切……你们什么都不想失去……你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是你不满足,你想找回赵吏,可是你现在怕了,你怕失去你现有的一切,你怕失去玄女和你们未出世的孩子!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!时间……它给过你选择……可是你不回应它,于是他生气了!它要惩罚你,惩罚你们这些贪婪的人类!你们……会永远永远在时间之流里挣扎……沉沦……”
冬青似乎已经被打击的毫无意识,只是条件反射般的重复:“选……择?”
“最开始,你看着自己浸入黑暗,放弃了自己,然后,在争吵中放弃了玄女和你的朋友。现在,你刚才说你想知道玄女和你的孩子怎么样了……你想回去了……你,又放弃了赵吏。哦,我忘了,你早就放弃了,在开枪的那一刻。”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……”冬青抱着脑袋,痛苦缩成一团,眼泪也不自觉的往下掉。
“带我回去!”茶茶扳着冬青的脸迫使他看着自己。“你带我回去!或许我们能恰巧回到那个时间,我可以帮你挽回!你可以不用像现在这样不断地在不同时空重复错误,重复痛苦和悲伤!你可以回去过你想要的生活……”
别再蛊惑他了……
有什么声音传来,茶茶四下寻找了一阵,最后却抓住了冬青的衣领:“出来!”
一个人型被推倒在地,熟悉的黑衣,脸上挂着痞笑,半眯的眸子泛着光,像是能把人吸进去,右斜的刘海翘起一个弧度,还是熟悉的样子,骚性与帅气并存。
“赵吏!”冬青的心脏怦怦跳着,却什么也说不出。
地上的人抽空看了一眼,头一歪,眉一挑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看着面前的女子还瞪着自己,转脸说。“我说,你蛊惑他也没用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进来的。女王大人~先松开我呗~”
“哼,什么意思?”
赵吏狗腿地跪在茶茶旁边,“他是没得选,这小子没改变历史,可是却是犯了忌讳,他是被扔进来的。去哪个时空,什么时候去,怎么去,也不是他在控制啊。就是不知道那帮人真没人管了是怎么着,无法无天啊简直。”
茶茶想了想,瞥了他一眼;“得了吧,别试探我了。监督者是谁,在哪,是我和西王母都不知道的事,她会不会插手还两说呢。天?他们是天人,法也是天人定的……哼……倒是你,现在出来,想死啊?!”
“哎哟,我就是不出来,该死不也得死嘛。再说了他们就是针对我才弄这么大阵仗,不出来,不是不给人面子嘛~”他们俩相视一笑,倒是达成了什么共识。
“你们……说什么呢?还有!赵吏你特么……”冬青还没说完,茶茶一记眼刀过去,赵吏也窜过去轻轻推了一下冬青的头,却是用身体挡住了茶茶的视线。
“先别问那么多,以后你会知道的。这事本来和你没关系,我会找时机把你送出去的。”在说话的同时,赵吏也在帮冬青整理衣服,说完,手就附上了他的眼睛,“你的眼睛还没恢复,我灵力先帮你压着,在这里你还能看见,可能出去就不行了,不过这个玄女一看就知道怎么治。”说着拍了拍他的胳膊,“放心吧,你不会有事,小亚她们还在外面等着你呢。”
虽是堵住了冬青的嘴,也暂时安抚住了他,但转头的一瞬间,赵吏还是担忧的皱了眉,冬青被扔进来,玄女在外面估计要出事了……希望,是他想太多了吧……
“茶茶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四周环境却生异样。整个房间都像镜子一般碎裂,他们三人也眼前一黑……
时空……再度变换……

旧日余晖【一】交错的梦(上)

刚刚随便起得名字。
本文是ALL吏【番外会有一点青吏也说不定】
【冬青开枪惹我生气了。】
ALL吏+18X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。请介意的小伙伴右上角谢谢
主要是写一些以前的事情。
应该是日更或者两日一更。
欢迎催更,你们的催更是我的动力
【因为某人,这个可能是我第一个完结10万字以上的长篇吧】
类原著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交错的梦(上)

 

【在无尽的时光中,神明终将学会思考,他们是否做错过什么,而又是否能够挽回……】

 

“喂,夏冬青!我说你还回不回家啊。都到了,就等你呢!你再不来,菜都凉透了!”

“我知道了,这不是正堵车呢嘛,我正往回开呢!你先撂了吧,我马上就到了啊。”还没等那边的人说完,夏冬青就挂了电话。

事实上,他此刻正站在镜子前,看着面前这个赤身裸体的人。这是面普通的镜子,冬青也没有欣赏自己裸体的习惯……只是镜中,另一个自己正沉睡着,四周被不真实的黑雾包围,最重要的是,脖子后面,一个吏字在幽暗的空间里放着些许微光。他怀念般的想去触碰那已经消失许久的印记,然而镜子在接触他手指的一刹那,泛起涟漪。那个有着印记的自己,早已被惊醒,黑雾里伸出了什么,紧紧的缠住他。夏冬青像是被吓到了似的愣在原地,皱了皱眉。镜中的他痛苦的挣扎着,却还是……被拖回无边的黑暗里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不要!!!”冬青从车里惊醒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车里睡着了,幸好车是停在路边的。

“爱情就在,转瞬之间,还没来得及发现~”电话突然响了……

“喂,夏冬青!我说你还……”冬青愣了一下,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玄女的叫喊。

“我马上就到。”说完冬青就挂了电话。

 

别墅里

 

“你们快点,快点~冬青马上就要回来了。”娅在客厅喊着。

“小白!你吃的做好没啊!怎么这么慢啊。翡翠,小婉,你们拉花儿挂好了没有啊!周晓辉!!让你搬个东西你都那么慢!!”

“嘿!这么多东西就我一人儿!您来个试试!”

“我们俩是弱女子诶!”

“俺都搬了一天啦~~~”

四周的抱怨声此起彼伏。

“我回来了!”冬青开门进来,却发现屋子里漆黑一片,寂静无声。

“奇怪,人呢……”他摸着黑打开了灯,可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“啪!”奇怪的烟花炸在冬青眼前,吓了他一跳。

“哇~~~生日快乐!!!”灯光也亮了起来,他看见了一幅幅熟悉的面孔,屋子里还是老样子,不过多挂了一些装饰物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冬青的眼眶有些湿润。天知道自从赵吏离开,他就把房子卖掉了,翡翠早早地去了美国,几年见不到一次;周晓辉和婉儿换了辖区,本来还能偶尔见一面,但后来她们被调回了冥界,也是见不到了;小白一个人抗下了娅的罪过,独自回了昆仑,后事不明……现在陈设不止和从前一模一样,人,也是头一次聚得这么齐……“你们怎么都在这啊……生日?谁的生日啊?”

“嘿,我们几个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给你过个生日我们容易吗??就你,就你瞅瞅这屋里啊……你还问谁的生日?你自己哪天生日你自己不知道啊!”小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拿着个胡萝卜气哼哼地啃着。

“今天?今天……不是吏吏的忌日嘛?”冬青擦了擦眼泪,疑惑道。

“你还叫他吏吏!他差点儿害死你!”胡萝卜被他拍在桌子上,碎成几瓣。

冬青环顾四周,他发现所有人都皱着眉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。

“你们……小婉,晓辉,难道你们也……”

“吏……赵吏他确实做了,冬青……你还是……”周晓辉偏过头,不愿多言。

“行了!你们都在这吵什么啊,冬青,你别想了,我们大家忙了这么长时间,你还是好好坐下,吹蜡烛,许愿,我们吃蛋糕啦~”还是翡翠出来打了个圆场,把冬青推到了座位上,也阻止了冬青一气之下想离开的举动。

“来来来,关灯吹蜡烛啦。”

冬青气愤的躲开翡翠的手,自己坐了下来。毕竟他也是真的很感谢他们做的这一切。

“蜡烛吹灭了,你们怎么还不开灯啊?”冬青的眼前,还是一片漆黑。

他能感觉到灯光,能听到电流的声音,可是……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娅,你们别闹了!”冬青的声音带上了些许颤抖。过了一会,他感觉到了有人,是娅她们,她们在和冬青嬉闹着,祝他生日快乐,拉着他去切蛋糕,吃饭。

一切的一切,他都能感觉得到,只是……与他无关。他一个人沉浸在无边的黑暗里……

冬青……冬青……夏冬青……

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,他在叫他。

谁再叫我?他是谁?渐渐地他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醒醒!”

他睁开眼睛,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,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屋里,逆光中,一个女人站在那。

“呃……”冬青的眼睛有些疼,头也有些疼,身上更是觉得被撕裂了一般“茶茶?……我怎么了?”

“你醒了?”本来正盯着窗外出神的女子,回过头,语气里带着一丝凌厉。

“呃……好疼啊……”冬青的头有些疼,眼睛也像是被针扎过一样,身上感觉布满了伤口,“茶茶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哈,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没有知觉了,怎么,现在会叫疼了?”茶茶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,整个人都贴上了冬青,上下打量着,眸中闪着一抹狡黠。

看着冬青吓了一跳,虽然紧张但是却无处闪躲的小白兔样,茶茶满意地起身不再看他。

“到底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他走了之后你就跟条死鱼一样,自己说要替他,跑过来找死……呵,怎么?你现在失忆啦?”显然今天茶茶心情不错,一边开着冬青的玩笑,一边玩着自己的ipad。

“谁走了?我……我替谁啊?呃……真的好疼啊……那,我是怎么受的伤啊……”冬青挣扎着坐了起来。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,只留下了一些红痕。

茶茶猛然抬头,下一秒,她人已经掐上了冬青的脖子,手上还带着些许灵力……

ipad应声落地……

她差点就下了死手!

“忘了?!……不然你觉得他冥王男宠的称号怎么来的?!”冬青被迫仰起头看着茶茶,“你以为他帮你有多轻松?”她突然怔住了……

冬青不敢动,甚至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,像是被毒蛇盯住的猎物。

茶茶突然笑了“你不是夏冬青……不,你是……但你不属于这里……”看着冬青一脸懵逼,茶茶也不急,她缓缓起身坐到镜子前,看着身后的冬青,“说吧,你还记得什么?或许,我可以帮你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